男子与女子看事情,往往大不相同。

就刘氏夫人而言,她就心里清楚,指望着光凭高家一家之力,将她公公的遗骸从独狼山夺回来,这是不可能做成的事情。高千里心心念念多年,尝试了一次,结果也在那里摆着了,一场惨败,丢了上万将士的性命不说,还直接丢了高家在玉锋关的根基。

所以刘氏夫人是真心准备在京城过日子的,事情自家做不到,那就让别人来,自己不行,不能就认定旁人也做不成吧?刘氏夫人心里的话积了太多,但这些话,她跟丈夫和儿子都不能说,因为她的这些心里话,跟她高家当家夫人的身份完全不符。

你身为高氏的当家夫人,你不想着夺回公公的遗骨,你只想在京城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太平日子?

刘氏夫人这心思别说传出去,会引出什么样的非议来了,这话就是传到高千里的耳朵里,那很可能就得夫妻情断,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了。

你说这些话说出来的后果会这么严重,刘氏夫人为什么要跟江明月说呢?

一来,人需要倾诉,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一辈子把心里话压在心头,永不对人说的。

二来,刘氏夫人虽然跟江明月相差了二十几岁,两个人姐妹相称可以,说两个人差着辈份,这也没错,但刘氏夫人跟江明月对脾气。江明月也是想关起门过自己日子的人,这跟刘氏夫人的心愿一样啊,两个人性趣相投,又彼此都有心交好,这不成朋友,老天爷都看不过去。

三来,江明月没有把刘氏夫人这话传出去的理由,她要毁掉高千里和刘氏的夫妻关系做什么?

所以刘氏夫人拉着江明月说心里话,说得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江明月也听得认真,就觉着她这刘姐姐活得不易,近而又想着,幸好赵家如今的族长是五堂叔,不然的话,赵凌云和她都有苦头要吃了。

直到赵凌云陪着高千里走进花厅,刘氏夫人才结束了这场倾诉。

江明月起身相迎,又问赵凌云:“瞧见双燕了吗?”

赵凌云:“瞧见了,半路遇上的,夫人你也是,我和兄长去正院能出什么事?”

江明月:“哦,我就让双燕去问问,万一母亲留你们用饭,我和刘姐姐就自己开席了。”

赵凌云一噎,他夫人竟然用这个借口?他老娘能留他用饭?那得是他老娘终于下定决心要弄死他,在饭菜里下了毒,才留他用饭吧?

“双燕,”江明月又喊双燕,说:“让厨房送菜上来吧。”

双燕忙又应着声,往小厨房跑了。

阿年探了脑袋进来。

赵凌云:“去去,跟你哥去房里吃去,你这犊子怎么什么热闹都要凑?”

阿年就又把脑袋缩回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