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长生看着最后一份《太清金液神丹经》以金板刻制放入白银匣子悬于蜀中绥山之后,这事便算是解决了。

这蜀中绥山不比那西岳华山乃是名川大山,自然是没有太华君这般的人物,而山高自然也是不如华山了。

周成一来一往很快就下来了。

任务完成,功法满级,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就好像是重生之后命运都在眷顾着他一样。

“老爷,事情已经办完了。”周成恭敬的说道。

这三次任务全都是他爬上山去做的,一连做了三环,虽然说没有多少奖励,而且耗时间还很长,但至少这《千里跬步篇》在下山之后总算是满级了。

他都不知道阴真人是怎么算的,居然这么准确,刚刚好就给他刷到了满级。

【《千里跬步篇》LV.MAX】

【熟练度:MAX】

【体力上限+500】

【全属性+5】

【体力值每秒恢复2点】

【修炼技能时熟练度额外增加1点】

这完全就是《丹鼎降气要诀》的翻版,只不过从灵力变成了体力。

这两个技能相互辉映,更加让周成确认了某些技能的前置技能,要不然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会这么巧合。

“看来,你的《千里跬步篇》已经圆满了。”殷长生自然看了出来。

他如今对于玩家的体系入侵已经很深,哪怕不用眼睛看,简单的估摸都能够估摸出来。

比如说这《千里跬步篇》,他都是精确估计了步数和熟练度,确保三座山走完这技能就能够刷到满级了。

在这《千里跬步篇》满级之后,搭配上《丹鼎降气要诀》,完全变成了两根横跨在周成体内的数据收集器。

一下子让殷长生获得了大量的数据,此时正在尝试通过这两个数据收集器骇入周成的灵魂之中意图读取他的记忆。

周成突兀的感觉有些昏昏沉沉,只是将其压了下去,强行打起精神来说道:“跟随老爷积跬步行千里,下山之时方得圆满。”

殷长生确实微微一笑,略带关心的问道:“观你精神不振,莫不是困顿了,需要回到天外修整一番?”

这周成一顿,那种昏沉的感觉愈发的浓重了,只是心里犹豫,这好像有点不太好的样子吧。

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有下线了,不过有游戏舱在,现实一个月不下线都没有问题。

这么简单一估计时间,好像现实世界里也差不多一个月了吧,他这段时间跟着殷长生走绕了一圈,差不多走了快一年的时间了。

“那小人便先回天外修整一番,烦劳真人等等小人,这天外一天,山海十日,还望真人见谅。”周成觉得那股子的昏沉劲头越发的浓厚了起来。

“快去吧,此处正好风景幽深,贫道也算是修整一番。”殷长生也是和蔼的说道。

“是,真人,那小人便先告退了。”

周成强忍着自己的昏沉,说完这才退出了山海世界。

殷长生看着眼前的周成直接消失,就好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

“有趣的前世,等等,他的重生诱因是什么?”殷长生翻阅着周成的记忆,他猛然间发现,这周成还真是重生,而不是穿越到平行世界。

他拜师的是他殷长生而不是阴长生。因为对方找到自己是从那一颗北冥渊水丹上得来的线索。

这北冥渊水丹是他临时起意炼制的丹药,阴长生可没有这么一副丹方。

所以殷长生这才确定了这周成是重生而非是穿越。

“有存在逆转了时间,而且还是两个世界,可能还包括了万族竞技场,就跟百里铭一样,甚至有可能两个重生事件都是出自于同一个存在的手。”

殷长生很难不联系到一块,特别是都和他有关系。

这要是和他没关系,殷长生肯定不会联想到这些的,最多也就是以为又是一个大佬的棋子,但如果牵扯到了自己的身上,那么肯定就有问题了。

他不断的翻阅着周成的记忆,怎么说呢。

平平无奇吧,如果殷长生他没有外挂的话,人生大概也是会和这周成一样,是那些芸芸众生里的一员。

人家重生者什么的记得一清二楚,但这周成记的着实不多,甚至连找到他都是靠着那一颗北冥渊水丹作为引子才想起了这么一件事来的。

“共工怒触不周山之后,万族竞技场这个虚拟游戏里的实力、道具、装备、技能等等东西就能够带回现实世界?”

“而且在被某些大能杀死的时候,玩家有可能在现实里也会死亡。”

“这些我都懂,但万族竞技场里那么多的游戏世界,为什么偏偏是山海世界呢。”

殷长生觉得他被人针对了,这哪是什么分会场,不会是是主会场吧。

但这万族竞技场似乎有些名不副实,不是说万族嘛。

这不就一个人族和玩家,还有其他什么势力?

还是说真正导致周成穿越的并不止是山海世界里的那些大能强者,还有其他的影响因素?

“但这共工怒触不周山可以划出重点,不周山上说不定也有什么秘密。”

殷长生正思索着,只听得一鸦啼,天空之中竟然十日齐出。

“后羿射日?不,不对,时机不对。”殷长生不断的推算着这情况。

这十日齐出可是一场大灾祸,并不是什么小事情。

“二郎赶日怎么这么早就发生了,按理说不是应该还有一些时日,这杨天佑夫妻二人都还没有回来,而且就这二郎这年纪,怎么可能去宝库内取出宝放出了金乌。”

殷长生发现事情已经出现失控了,这二郎担山赶日起码也得等个些年才能发生,现在的二郎虽然是神人,就算神人不似凡人那般的发育速度,但还只是个襁褓里的婴儿,长的再快也没有那个速度,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现在还抱在斗牛宫西王母的手上。

“所以有人提前放出了金乌,而且还是有预谋的。”殷长生神色有些不好看,他刚刚获得了点情报,就有人破坏了正常的进程。

他可是推演过的,这十日同天可不是现在。

“玩家吗?不可能,现阶段的玩家根本就没有这种能力。”殷长生第一时间否定了这个可能。

“那会是谁?”

殷长生脑海之中不断的思索着,手上则是不断的推演着这件事的始末。

这件事肯定不止是殷长生他发现了问题,山海世界里诸多顶级大能都发现了。

譬如现在,那十头金乌还没飞出半里地来,东海之外,一辆神车便刹那驶过了天际,划了一个弧线掉头,便将九个太阳拉入了这神车之中。

这神车之中正是那位太阳女神常曦,而后神车的车轮上落下来了一点阳火,掉在了被十个大日说灼烧成焦土的地面上,刹那间焦土化作沃土。

而后这神车便拉着长长的阳光重新回到了东海的羲和国盘的甘渊里。

此时,整个山海世界,所有的大能都在推算这件事。

并不是说这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先是有异人现世,后又有人掩盖天机放出暂由西王母抚养的金乌,这里头事情可是涉及到了很多。

不单单只是太阳女神羲和、那位天帝俊,还有现任的天帝、西王母,杨天佑夫妻二人以及二郎,还有大羿、夸父甚至是三清、灵山十巫等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